標籤

滙點成流 滙流成河

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會員作品選輯 (二)

假若藝術是一條永恆的長河,那麼藝術家們便是一點點的水點,這些水點要凝聚在一起才能漸漸地壯大,慢慢地形成一股推動力量,衍變成為有衝擊力的浪頭,繼而前仆後繼,浩浩蕩蕩,千軍萬馬,驚濤拍岸,開山劈石,轟天動地……

我們藝術家 (不論中外古今) 都要凝聚力量,務求達到共同勉勵、共同策劃藝展活動,共同推進社會藝術的發展、和革新、共患難、共扶持、共研討和共歡樂的目的。“藝術會”就是我們用來凝聚這種力量的團體。在本港諸藝術會中,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就是其中一個顯著而有歷史影響力的藝術會。

乃鍾於60年代 (時年約15歲) ,因對藝術的熱愛及追求,遂加入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並積極地參與一切會內的活動。我們有毎星期五例行的模特兒寫生研習及毎月兩次的星期日到戶外寫生的活動,毎次都一大清晨於昔日尖沙咀火車站之鐘樓下或在離島碼頭集合。我們是全副“武裝”,興高采烈,浩浩蕩蕩地出發。還記得當年其中有位年八十多的老伯,每到郊外遇上斜坡,爬山取景之際,他的一切畫畫工具……都是我義務地替他揹着,有時更需要扶持他走山澗,踏石頭過河,更要推他爬土坡取景。

我們每次到郊外寫生之前都約好一位藝術家做我們當天晚饍的嘉賓,待寫生完畢回來時,便和他一起吃飯,之後便隨他回家或到工作室參觀,暢談藝術工作心得及藝壇趣聞軼事,一直至深夜,意興闌珊,才帶着歡笑聲道別會員各自回家。記得當年我年紀最小,各會友把我當‘小兄弟’看待,每次聚餐、寫生時交通費及其他費用,他們都會給我免費或半價優惠,這對一個全無收入的“學生哥”來說,實在是非常大的鼓勵,至今回想,我心中還是很懷念和感謝他們的。

我們每年舉行會員作品聯展,陳福善會長定必親自到場,講述、評論及對傳媒解釋本會宗旨及會員的作品。良朋益友,濟濟一堂。

其後,70年代初,我因得到奬學金而赴加拿大進修西洋藝術。諸多會友也因為我一去二十多年而失去聯絡,除了徐榕生兄在溫哥華間中也有機會碰面外,其餘也沒機會見面了。去年 (1998年) 我被應邀,重返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基於兩點原因使我便再加入會:──

  1. 感情的關係:──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是我初期學習藝術時加盟的其中之一畫會,這個會與我有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感情,羈鳥戀舊林,池點思故淵,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2. 寄望的關係:──我希望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不斷舉行藝術活動,吸納新會員,就好像當年接納我為會員一樣,為香港藝界招募人材,為香港藝術奠下重要的基礎而做出貢獻。

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在歷任會長、副會長及各委員齊心合力和努力領導下,會務蒸蒸日上,面對2000年來臨之際,新的一個世紀的開始,我希望能積極聯繫前會員“回流”參展,壯大我會的影響力。

讓我們這些水點滙集凝結成為一條有衝勁的浪頭,並與其他香港藝術會滙流一起共創一條藝術大河,共創2000年香港藝術的高峯!

司徒乃鍾
華人現代藝術研究會委員
香港藝術館推廣香港藝術顧問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至四日 香港大會堂展覽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