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珍念蒼城翰墨緣

──蒼城畫院千禧年師生聯展弁言

今年三月十七日,澳門臨時市政局在市政廳為先父 蒼城翁隆重舉行『司徒奇藝術回顧展』,特別邀請先父同門摯友關山月老師由廣州蒞臨澳門聯同先父好友崔德祺博士、康體文化部長馬錦強先生、市政執行委員會主席麥健智先生一同擔任主禮嘉賓。當日乃鍾邀約香港藝壇先進、蒼城同門學長以及蒼城畫院同學一行五十餘人同赴澳門參與開幕盛會,其際冠蓋雲集,交譽推許,盛極一時。開幕典禮後,蒼城門弟子暨再弟子敬邀山月老師、關怡學長、林近老師、詩翁佟立章世伯、區金蓉校長、黎明師叔伉儷、招文峯學長、任兆和先生伉儷、周湃雲先生、鄭楓林先生、甘恆世伯、周恆學長、余君慧學長、好友陳繼春、陳子滙昆仲等師友同聚晚餐,是晚氣氛熱鬧融洽,令人難忘。

次日,澳門臨時市政局特備專車由林近老師、黎明師叔伉儷、鄭楓林道兄、麥榮學長等人陪伴山月老師和關怡學長遊覽澳門,乃鍾與內子靜儀偕小女頌安附驥同行。

當山月老師重過普濟禪院之際,適逢澳門回歸祖國,他老人家不禁想起抗日期間與先父及春睡畫院同門陪侍太老師高劍父先生在澳門的日子,並想起與當年普濟禪院主持慧因大師一段文字因緣,心中悠然有感,寫了一首七絶:

『濠江聖地有前緣,寺院難居抗日年。
以筆代戈圖戰事,今來舊地換新天。』

詩翁佟立章世伯隨後奉和一首:

『去日茫茫溯夙緣,千禧躞蹀入華年。
救亡倚筆如霜劍,萬里晴光一仰天。』

林近老師亦奉和一首:

『出家入世信前緣,綵筆揮戈國難年。
八八重遊懷師友,鏡湖今夢是春天。』

經過數日難得的相聚,山月老師終於回去廣州,乃鍾依依叩別八八高齡敬愛的老師和關怡學長,並致謝他們專程蒞臨澳門為先父遺作展主持開幕典禮,次日晚上,我與家人也返回香港。

七月四日早上,廣州美術學院傳來噩耗,山月老師不幸已在七月三日下午五時仙逝,乃鍾聞訊,悲痛至極,緬懷師恩。回溯早年山月老師與先父同窗交誼,以及抗戰時他曾到我開平老家居住,為先祖父 東皋公繪畫十三幀的往事;再想起一九九四年六月間由廣州嶺南畫派紀念館舉辦『春睡三老』畫展,先父與關老師、黎雄才老師,聯袂出席開幕典禮之盛況;又想起山月老師兩次蒞臨乃鍾在加拿大溫哥華及廣州美術學院兩個畫展,親切仔細地給我指導和鼓勵的情況。一幕又一幕的往事,不斷湧上心頭,熱淚不禁奪眶而出。

山月老師的去世,對國家、民族及藝術界都是莫大損失。時光流逝,歲月消磨,俯仰之間,先父與山月老師先後逝世,宵深人靜,臨窗細思,愴然有感,謹步山月老師前遊澳門原韻,敬和一首以誌哀思:

『程門立雪溯前緣,尚憶光華復旦年。
濠鏡叩辭成永訣,空餘涕淚對雲天。』

今次蒼城畫院千禧年師生畫展,各位同學集議刊印畫冊,以資紀念,盼我寫序,因感諸生篤學問藝的精神,令人感動,所以引述前輩往事,以為弁言。期盼諸生學習前尊師重道的榜樣,同門相敬、相惜相助,互相砌磋,敬業樂群,珍惜這份翰墨因緣,得來不易;並盼藝壇先進,不吝指導,以匡不逮。希望蒼城畫院同學繼往開來,不斷融匯時代意識,形成一股新生力量,為文化、為藝術做出貢獻,是為所盼。

司徒乃鍾
公元二千年十一月九日序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