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錢慧安先生

錢慧安大師的生平,不用我這個後輩在這裡多此一舉地再作介紹,因為本人長時間居住在海外、港、澳。自己亦是廣東人,國畫師承嶺南派諸大家。或許我可以提供另一個觀點與角度,供欣賞錢慧安大師的觀眾作一參考。在我個人而言,亦是我對前輩大師錢慧安先生的致敬。

在清末民初諸多人物畫家中,我對錢慧安大師的作品是情有獨鍾的,也許是自幼經常聆聽先父司徒奇和一些父親的畫友們聚會時經常論及錢大師的畫的原故吧。

錢慧安先生的畫是很受廣東觀眾們的欣賞和珍藏的。香港藝術館就珍藏了一冊精彩的錢大師的人物畫。在澳門我的老師林近先生,上月跟我談起錢慧安的藝術,他說他曾買有錢大師的“皇母”精品一幀,他說這畫之精美,可稱為錢大師之力作,他認為相信上海也難見這樣好的錢大師作品,當我追問該畫下落時,他表示已送給了澳門收藏家崔世昌先生了。

香港中環有一間國際著名,歷史悠久的茶室──陸羽茶室,古色古香,是一所香港名人紳士,國際游客經常到訪和暢叙的地方。茶室大門口還請了一位穿紅色印度禮服留了大鬍子的印度人,做開門迎賓工作,氣派非凡,是一所高貴的場所。陸羽茶室除了著名於茗茶外,它最著名的可算是茶室內收藏的名家字畫了。店中樓上樓下都掛滿名人字畫──張大千、鄧芬等寫的墨寶。就在陸羽茶室地下層最後一個貴賓室內,就懸掛了四張琴條配酸枝木框的錢慧安大師“仕女四屏”,這四屏一向都是陸羽茶室鎮店之寶之一。不知多少詩人墨客曾贊賞過。

五年前在加拿大溫哥華市,我曾在一個畫廊裡看見一張“風塵三俠”(錢大師作品) ,筆精墨妙,一看就知是錢大師的佳作。我於是向店員問價,店員說全店的畫都可以賣,只是這張畫店主吩咐是非賣品,因為是老闆的至愛。那天我雖然因買不到這張畫,不免十分失望,但心中卻得到一份“英雄所見略同”的安慰感覺!

在香港的拍賣會上,香港人是經常見到錢大師的作品在拍賣,可見錢大師的畫十分受廣東人追捧。為甚麼錢大師的畫在廣東如此受歡迎呢?究其原因,我個人認為因為廣東是我國清代時首先開放和接觸西方文化藝術的地方,錢大師畫人物的面相,人體比例,解剖,透視,衣着紋理比之清代陳老蓮,任伯年等變形、古怪一路的畫家容易接受,易於入眼和欣賞。廣東人一向比較“開放”和“西化”,比較接受“趨時”、“入眼”的“合理”的藝術。所以其後廣東人接受隔山派二居的撞水,撞粉的寫生花鳥畫和二高一陳的嶺南派繪畫都是一個好例子。

說起錢派的繪畫,(錢慧安和他的門徒,及受其影響的畫家們)很多北方人和上海人都可能不知道錢派在廣東的影響是怎樣的。

錢大師門生眾多,其中有曹華、沈心海等等,沈心海後來收了一名廣東籍學生馮潤芝,馮潤芝早年是研習西畫,因為當時他在沙面替法領事館打工,因該領事夫人愛好繪油畫,馮潤芝本人聰明絶頂,領悟力極高,領事夫人十分賞識他並親自授西洋畫法與他。其後馮潤芝就憑此西畫基礎本領,在當時的時事畫報畫插圖,後來機緣巧合,得拜沈心海為師學習錢派人物畫,步入中國畫之殿堂,當時尚是清末。

馮潤芝先生在民國後回廣東發展,在廣州開館授徒,將錢派人物畫介紹到廣東,並因此影響了廣東人物畫發展深遠而廣大。現將一些廣東較著名和受他影響的畫家舉例如下:

  • 鄧芬──又名暈殊居士,從心先生,是先父至友,他是拜馮潤芝先生為開筆老師 (啟蒙)。鄧芬現今是廣東的人物畫大師,是人所共知的事了。
  • 黃鼎萍──馮潤芝的學生,早年研習人物,曾在商業印務局畫畫,又曾在關東亞石印局畫當時流行之美術畫,很多廣告月份牌之類畫都是他的大作,十分流行。後來黃鼎萍又受弓嶺南派影響,轉習兽口之類嶺南畫派繪畫。
  • 羅寶珊──也是馮潤芝學生。羅後來收了一位叫周霑的門生,周霑先生專攻人物,現今澳門畫壇活躍畫人,門生眾多的名家周湃雲就是周霑之子,怪不得周湃雲先生寫人物時,面相造型總是有錢慧安先生的一點影子,原來家學淵源,錢派一脉相傳呢!

此外馮潤芝先生在廣州民國時期曾傳授了其子馮少芝。少芝天才横溢惜早逝,遺下作品不多。此外馮尚有弟子傳其衣缽的有羅卓、陳少齊,馬慈航 (馬後轉畫中國當時流行的月份牌畫,一時頗為著名) 錢派傳人至今在澳門 (除了周湃雲先生外) 尚有馮潤芝之子馮戒聞大師。馮大師是先父超過半世紀的好友,也正是本人的世叔伯輩。戒聞大師俗姓馮,名萱泰,生於1915年,廣東番禺人,受牒於鼎湖隐林和尚,畫法則得父親馮潤芝先生真傳,大師自幼即受薰陶,數十年如一日,藝事大轉綴,精攻佛典,得諸天菩隆相。大師現居澳門竹林禪院,乃鍾曾多次拜訪請教,這篇文字,有很多是戒聞大師口述資料來的。

五十多年前先父司徒奇聯同戒聞大師好友鄧芬、羅叔重、林近,弟子崔德祺等一同發起澳門藝術發展史上最具深遠影響力的頤園書畫會。五十多年來頤園書畫會仍是澳門藝術發展的主要骨干。幾乎所有澳門現在眾多畫會都是從頤園書畫會分枝成立出來的。頤園書畫會在會長崔德祺先生,理事長林近先生領導下,現今已是一個聞名海內外,會員眾多。歷史悠久的大畫會了。

去年十一月本人在上海參加藝術博覽會,有機會拜會上海老城厢書畫會錢德敏會長及諸位理事先生女士,會面時言談了解了一些老城厢書畫會的歷史,知其與錢慧安大師創立的豫園書畫善會的淵源與承傳關系。

回港後我不禁多次地想起頤園和老城厢兩個歷史悠久的書畫會。他們的人物、歷史,影響和他們之間的隔代關係……。這兩個書畫會雖異地相隔,一南一北,似無關連,但細心考慮了解之下又隱約見到一脉相連,還有一綫跨時代地域的師承和可感受到的感情,難道這一綫就是翰墨因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寫於加拿大溫哥華市
(司徒乃鍾:──香港蒼城畫院院長
──浙江省博物館西湖畫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