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序______ 向李淑芝學長致敬!

______ 向李淑芝學長致敬!

李淑芝學長從六十年代起,在香港珠海學院留學時己開始追隨先父  司徒奇翁學習繪畫藝術。記得那個時候我還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初中生;李學長在我眼中是一位溫文有禮的姐姐,在我先父母眼中是一位賢慧、天資極高的勤奮好學生。後來李學長學成歸國,在獅城努力工作,授徒,開畫展,從事藝術推廣工作。從父親生前日常談話中,他經常提到李淑芝學長的努力和天份,我知道他老人家是常以有李學長這樣的徒弟為傲的。

李淑芝學長對我們蒼城門下各位同學非常友善關心,雖因海洋阻隔,我們不常見面,但卻保持緊密聯繫。亦因此故,我們師兄弟妹感情融洽。一九八五年一月,在李淑芝學長的大力幫助下,促成『香港蒼城畫會會員三十二人作品聯展』,此聯展是由星加坡中華美術研究會及華翰書畫研究會主辦及香港市政局贊助的。當年先父率領蒼城門人在星加坡主持畫展開幕,該展覽被喻為星港不可多得之藝壇盛事!李學長當年努力促成此畫壇大事,至今我們香港蒼城同門都非常感謝她。

一九九七年一月,先父仙逝,澳門政府在二零零零年舉辦了『司徒奇的藝術回顧展』,以表揚他老人家的一生藝術及對澳門藝術的推廣和貢獻。當日先父同門師弟 關月山老師、林近老師 (乃鍾的老師) 及先父學生崔德祺先生都蒞臨主禮。當時李淑芝學長率領學生及女兒親到澳門參與盛會,觀賞先父遺作展及憑弔一番。我見到淑芝學長再次以行動表達了她對先父的尊敬。

淑芝學長在二零零四年因骨痛熱症,引起併發症,忍受了截肢之苦難,消息傳來,我們香港蒼城畫會全體師兄弟姐妹,及香港蒼城畫院同學 (乃鍾的學生們) 及乃鍾至友們都非常震驚,同情,傷心,悲痛!我們發起了一場同門互愛互助,互相關心的籌款運動,所得款項作淑芝師姐裝置義肢之用。這項『互愛互助』運動不只感動不少香港藝術界人士,更令社會上不少人認識我們蒼城畫會、畫院的同門互愛的精神!

從事件表面看來,好像只是我們香港蒼城同門主動發起一場關懷李淑芝學長的運動,其實究其原因,都是因為李學長平日對人對事,對老師,對同門,對藝術的積德、積善和積福等的應得回報!我們都知道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果是天有定律的!

先祖父 司徒枚 (號東皋處士,前清已酉科柭貢第一名,是已故著名詩人) 有醒世格言詩五十一首傳世,其中一首是 :

為人事事不欺天

福自天來理自然

花開吉祥成正果

栽培原是種心田

李淑芝學長今日這麼令人感動和尊敬,何嘗不是平生修來的正果呢!

淑芝學長近月來電,說正在計劃出版她個人新畫集,為了表示她對先父的尊稱和懷念,她特地為印刷畫集封面創作了一張紅棉畫並題上先父著名的詠紅棉詩句:「十丈珊瑚倚碧空,江邨又見木棉紅。由來正氣生南國,譜入丹青筆陣雄。」作為紀念。淑芝學長來文,來電多次再三叮囑我為文作序。論語有云: 『父在觀其志,父歿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者,可謂孝矣。』

先父逝世至今已十三年了,淑芝學長心中猶懷念著恩師!李學長對老師的孝道除了足證明她是老師的好學生外,更證明她是當今尊師重道畫人的模範!難怪當年我在清理先父遺物時,發現淑芝學長每一封寫給先父的信,先父都好好用匣子保存下來! 時下西風東漸,社會上能盡尊師重道之孝者真是鳳毛麟角!淑芝學長這種崇高行為,是我們終身學習中國文化藝術的人最尊敬的!先父生前教導門徒經常說:「做藝術家先論人格,再論學問和修養,最末才論技法。」從李淑芝學長的言行和藝術造詣,她今天的成就己達到先父對她的寄望了!

李淑芝學長的堅毅,肢體雖殘而志越堅!她以一介女流弱小而無四肢的軀體,欠缺常人的行動自由,做事的靈活方便,但淑芝學長的藝術和行為卻能發出如斯澎湃驚人的愛心和意志力!她發出的無限感人的能量,感動了中國香港和星加坡的藝壇,也感動了中國香港和星加坡的社會!她感人的個人不幸故事卻鼓舞了不少人關心有需要幫助的人士!她堅強不屈的精神,鼓舞了不少身體有缺憾或遭遇不幸的人!她的尊師重道,更是我們學習做人、做事、做藝術家的典範!

我和我們香港蒼城畫會及蒼城畫院全體­­­­­­­仝人永遠以李淑芝學長為榮為驕傲! 祝願淑芝學長身體健康,畫展成功,藝術常青!

香港蒼城畫院院長

廣州大學美術學院  教授,碩士生導師

浙江省博物館西湖畫院副院長

司徒乃鍾

2010年1月4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