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一)

司徒奇慷慨助人的故事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一)
先父司徒奇,字蒼城,乳名燮芬,生於光緒三十三年(一九零七) ,病逝於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享年九十,
一生從事藝術創作及藝術教育,因長居住在澳門,與澳門藝術的發展有莫大的關連,他胸襟廣闊,能融匯中西繪畫
各家各派的長處。晚年對家鄉開平的藝術文化建設,更是盡心盡力。澳門市政局在崔德祺先生、林近先生倡儀協助
下,舉行司徒奇藝術回顧展,並得關山月老師自穗蒞澳為先父畫展主持開幕。先父好友、詩人佟立章先生鼓勵我寫
一些有關先父事蹟,乃鍾雖不才,但一生追隨先父,與先父感情融洽,亦想藉此表達一些做兒子對父親的懷念,及
補充一些先父的藝術及生的資料。
先父在抗戰時曾任家鄉開平第一中學校長,他為人慷慨,有憐憫之心,助人而不望報。
一天,他放學回家,經過開平市中心,看見同鄉姓司徒一位兄弟邊行邊哭,狀甚淒涼,先父行前問他為什麼如此傷
心,他說:「家父剛病逝,家無長物,借貸無門,無錢為撫育我的父親治喪,買棺材錢都沒有,我對不住父親,我
真是不孝……」先父聽罷好言慰問,叫他不用擔心,他會代為解決一切困難,叫他先回家。先父跟着轉回校中向會計
部簽名即時預支三個月薪水,薪水拿到後,親自趕急送到同鄉家中,購買棺材山地。那位同鄉的兄弟,辦完喪事,
帶同禮物及兩個兒子上門,跪拜先父先母,口口聲聲叫先父為恩人,並且要將自己的兒子拜先父先母為誼父誼母。
先父先母百般推讓,但終因對方堅持而接納。
事隔十五年,我家在五十年代已移居澳門,當時住在亞豐素街十七號地下,有一天,在家門口看鄰居小孩們放紙鳶
時有一位青年人來訪,說是從開平故鄉申請出來澳門定居的,要找司徒奇先生、夫人。先父後來回家相認之下,才
知道他就是當年在家鄉上契的乾兒子。先父先母立即買備床被日常用品,安排他住在我們家中,並請求崔德祺先生
在他的又和公司給他一份工作,解決生活。這個青年人叫司徒子峰,後來他與妻子在澳門開辦一間小工廠,不幸被
居看中戴的粗金錬,伙同數名同黨劫殺了他。
一九八二年夏日,在崔德祺先生安排之下,我應澳門文化暨旅遊司、教青司在澳門商會舉行個人畫展,黎祖智先生
為我剪綵,開幕那天同一版報章上面刊登我的畫展消息,但在下面卻有司徒子峰兄被劫殺案之審結新聞,先父與我
都傷心喟嘆不已。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 澳門日報

司徒奇慷慨助人的故事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一)

先父司徒奇,字蒼城,乳名燮芬,生於光緒三十三年(一九零七) ,病逝於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享年九十,一生從事藝術創作及藝術教育,因長居住在澳門,與澳門藝術的發展有莫大的關連,他胸襟廣闊,能融匯中西繪畫各家各派的長處。晚年對家鄉開平的藝術文化建設,更是盡心盡力。澳門市政局在崔德祺先生、林近先生倡儀協助下,舉行司徒奇藝術回顧展,並得關山月老師自穗蒞澳為先父畫展主持開幕。先父好友、詩人佟立章先生鼓勵我寫一些有關先父事蹟,乃鍾雖不才,但一生追隨先父,與先父感情融洽,亦想藉此表達一些做兒子對父親的懷念,及補充一些先父的藝術及生的資料。

先父在抗戰時曾任家鄉開平第一中學校長,他為人慷慨,有憐憫之心,助人而不望報。

一天,他放學回家,經過開平市中心,看見同鄉姓司徒一位兄弟邊行邊哭,狀甚淒涼,先父行前問他為什麼如此傷心,他說:「家父剛病逝,家無長物,借貸無門,無錢為撫育我的父親治喪,買棺材錢都沒有,我對不住父親,我真是不孝……」先父聽罷好言慰問,叫他不用擔心,他會代為解決一切困難,叫他先回家。先父跟着轉回校中向會計部簽名即時預支三個月薪水,薪水拿到後,親自趕急送到同鄉家中,購買棺材山地。那位同鄉的兄弟,辦完喪事,帶同禮物及兩個兒子上門,跪拜先父先母,口口聲聲叫先父為恩人,並且要將自己的兒子拜先父先母為誼父誼母。先父先母百般推讓,但終因對方堅持而接納。

事隔十五年,我家在五十年代已移居澳門,當時住在亞豐素街十七號地下,有一天,在家門口看鄰居小孩們放紙鳶時有一位青年人來訪,說是從開平故鄉申請出來澳門定居的,要找司徒奇先生、夫人。先父後來回家相認之下,才知道他就是當年在家鄉上契的乾兒子。先父先母立即買備床被日常用品,安排他住在我們家中,並請求崔德祺先生在他的又和公司給他一份工作,解決生活。這個青年人叫司徒子峰,後來他與妻子在澳門開辦一間小工廠,不幸被居看中戴的粗金錬,伙同數名同黨劫殺了他。

一九八二年夏日,在崔德祺先生安排之下,我應澳門文化暨旅遊司、教青司在澳門商會舉行個人畫展,黎祖智先生為我剪綵,開幕那天同一版報章上面刊登我的畫展消息,但在下面卻有司徒子峰兄被劫殺案之審結新聞,先父與我都傷心喟嘆不已。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 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