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三)

司徒奇在春睡畫院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三)
先父早歲在廣州朱紫街春睡畫院上課,據先父描述,高劍父師公不一定常在畫院,但經常充份地讓學生發揮自己潛力,而且教法注重思考創新,每周有一下午 (多在星期五) 召集各弟子一起,圍成一個圏子互相討論國畫改革創新問題,討論完畢最後是由師公總結,並加評語。
一個星期五,高劍父師公又召集學生們一起開討論會,高師公提出一個問題要學生們作答。他說:「中國花鳥畫裡的雀仔除了踎在樹枝,還踎喺邊?」當時很多人舉手想答這個問題,先父也不甘後人舉手想作答,但高劍父大槪知道先父繪畫思考及功力較一般同學高,所以向先父擺手勢示意等一會兒,最後一個作答,先讓其他人發言。跟着多位同學的答案都是「踎在地上」、「踎在屋瓦上」、「踎在水邊」之類司空見慣的答案,沒甚麼新意。高劍父師公轉頭再問先父說:「司徒你講。」先父走前一步,聳聳膊頭,可能是成竹在胸,輕輕地笑說:「隻雀仔可以踎喺褲頭上、船頭上、茅廁上、麻繩上……。」高劍父看見先父笑笑口說出的一番話,引起同學們哄堂大笑,臉上有不悅之色。他大槪覺得這麼嚴肅的學術性問題拿來開玩笑,他遂向着眾人面前指責先父說:「你話踎喺船頭上、褲頭上、茅廁上、麻繩上,你下周五討論時交這四張畫出來!」接着下課散隊,各自歸家。
先父一星期內要畫四張大畫,可真忙個不停。他四處出外找題材寫生,他先去荔枝灣寫舢舨,去郊外瓜圃農夫處買些瓜花,用全新的竹帽與瓜農換了他那頂爛竹帽和簑衣,找個好樣的茅廁打草稿,又找了條大麻繩寫生,還有曬衫竹、魚籮、魚、釣魚杆等等,為寫這四幀畫日夜忙了整個星期。很快一周期限到了,那天討論會開始,春睡畫院同學們、高劍父也到了,先父呈上四幀全開直幅富有嶺南春睡風格畫。
第一幅:雀仔踎在船頭上
他畫半隻舢舨在畫的左上方,有一條釣魚竿露出船頭部分,船是繫在岸邊的,釣魚者上岸去了,只留下兩尾魚裝在竹魚籮內,浸在水中,兩尾魚露出頭吸氣,船頭上站了隻饑餓釣魚郎 (翠鳥) ,正在凝視這對鮮魚,但又因為魚在籮裡,可望不可即,意趣横生。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 澳門日報

司徒奇在春睡畫院

──懷念父親司徒奇 (三)

先父早歲在廣州朱紫街春睡畫院上課,據先父描述,高劍父師公不一定常在畫院,但經常充份地讓學生發揮自己潛力,而且教法注重思考創新,每周有一下午 (多在星期五) 召集各弟子一起,圍成一個圏子互相討論國畫改革創新問題,討論完畢最後是由師公總結,並加評語。

一個星期五,高劍父師公又召集學生們一起開討論會,高師公提出一個問題要學生們作答。他說:「中國花鳥畫裡的雀仔除了踎在樹枝,還踎喺邊?」當時很多人舉手想答這個問題,先父也不甘後人舉手想作答,但高劍父大槪知道先父繪畫思考及功力較一般同學高,所以向先父擺手勢示意等一會兒,最後一個作答,先讓其他人發言。跟着多位同學的答案都是「踎在地上」、「踎在屋瓦上」、「踎在水邊」之類司空見慣的答案,沒甚麼新意。高劍父師公轉頭再問先父說:「司徒你講。」先父走前一步,聳聳膊頭,可能是成竹在胸,輕輕地笑說:「隻雀仔可以踎喺褲頭上、船頭上、茅廁上、麻繩上……。」高劍父看見先父笑笑口說出的一番話,引起同學們哄堂大笑,臉上有不悅之色。他大槪覺得這麼嚴肅的學術性問題拿來開玩笑,他遂向着眾人面前指責先父說:「你話踎喺船頭上、褲頭上、茅廁上、麻繩上,你下周五討論時交這四張畫出來!」接着下課散隊,各自歸家。

先父一星期內要畫四張大畫,可真忙個不停。他四處出外找題材寫生,他先去荔枝灣寫舢舨,去郊外瓜圃農夫處買些瓜花,用全新的竹帽與瓜農換了他那頂爛竹帽和簑衣,找個好樣的茅廁打草稿,又找了條大麻繩寫生,還有曬衫竹、魚籮、魚、釣魚杆等等,為寫這四幀畫日夜忙了整個星期。很快一周期限到了,那天討論會開始,春睡畫院同學們、高劍父也到了,先父呈上四幀全開直幅富有嶺南春睡風格畫。

第一幅:雀仔踎在船頭上

他畫半隻舢舨在畫的左上方,有一條釣魚竿露出船頭部分,船是繫在岸邊的,釣魚者上岸去了,只留下兩尾魚裝在竹魚籮內,浸在水中,兩尾魚露出頭吸氣,船頭上站了隻饑餓釣魚郎 (翠鳥) ,正在凝視這對鮮魚,但又因為魚在籮裡,可望不可即,意趣横生。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 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