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懷念父親司徒奇 (四)

高劍父激賞的畫作
──懷念父親司徒奇 (四)
第二幅:雀仔踎在茅廁上
先父司徒奇以山馬筆,用筆肚乾筆擦出茅廁頂上之茅草質感,凌亂不規則,一看便知是農民隨意蓋的,支撑用的竹
竿竹枝露出茅廁頂,兩隻禾雀悠然踎在屋頂上。
第三幅:雀仔踎在褲頭上
先父以大山馬排筆 (紋筆) ,用濃墨大刀闊斧地畫出黑色的黑膠綢褲,並在褲的一端留有白色的布褲頭,兩枝曬衫
竹篙斜斜地穿出,在白色的黑膠綢褲頭上,踎了兩隻小雀,意境新穎,非常有嶺南創新之風。兩條褲和竹篙用筆凌
厲,而兩小鳥精緻可愛,有大膽用筆小心收拾之老練功夫。
第四幅:雀仔踎在繩上
先父用乾筆寫生畫竹籃一個,留上空位,在竹籃內補畫上瓜花數朵,旁邊畫簑衣一件,然後他用刀將暖水壼之水松
破為兩邊,拿着半邊水松塞注墨畫出粗糙的木杉質感,之後塗上木杉色素,並加四方釘一兩口釘在木杉,以懸掛竹
籃及簑衣;接着畫麻繩一條,由竹籮延伸至左邊,在繩上添上麻雀一隻。據父親口述,他這隻麻雀是故意抄了高劍
父師公玉蜀黍那一張畫裡的麻雀的,亦表示這是給老師的答案。
高劍父看後高興激賞非常,但見他有很多話想說,但一時堵在喉中說不出來,只好不停地用拐杖敲錘地下咯咯作響
。好不容易過了一會,舒一口氣,他才對先父及同學們說了一句讚嘆的話:「好畫好畫,真係難為你了!」
自此,高劍父師公與先父私下更多論畫,對人說:「司徒學有根底,他日必自成家派。」
從以上先父在春睡畫院上課一事,可見嶺南派、春睡師生們研討的學術氣氛非常濃厚,春睡畫院注重寫生的教學方
法,與時下學國畫、尤其學習嶺南派者不同,時下嶺南派新一代寫畫人多不寫生,不思考,不創作,了無新意,陳
陳相因。昔日嶺南派前輩的學習和創作精神是很值得借鏡的。
這四張先父作品,在抗戰時寄放在澳門一位朋友家。戰後失去了三張,現只剩下「踎在繩上」那一幀,左上邊有一
條水漬痕,那是先父友人家中屋頂漏水造成的。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 澳門日報

高劍父激賞的畫作

──懷念父親司徒奇 (四)

第二幅:雀仔踎在茅廁上

先父司徒奇以山馬筆,用筆肚乾筆擦出茅廁頂上之茅草質感,凌亂不規則,一看便知是農民隨意蓋的,支撑用的竹竿竹枝露出茅廁頂,兩隻禾雀悠然踎在屋頂上。

第三幅:雀仔踎在褲頭上

先父以大山馬排筆 (紋筆) ,用濃墨大刀闊斧地畫出黑色的黑膠綢褲,並在褲的一端留有白色的布褲頭,兩枝曬衫竹篙斜斜地穿出,在白色的黑膠綢褲頭上,踎了兩隻小雀,意境新穎,非常有嶺南創新之風。兩條褲和竹篙用筆凌厲,而兩小鳥精緻可愛,有大膽用筆小心收拾之老練功夫。

第四幅:雀仔踎在繩上

先父用乾筆寫生畫竹籃一個,留上空位,在竹籃內補畫上瓜花數朵,旁邊畫簑衣一件,然後他用刀將暖水壼之水松破為兩邊,拿着半邊水松塞注墨畫出粗糙的木杉質感,之後塗上木杉色素,並加四方釘一兩口釘在木杉,以懸掛竹籃及簑衣;接着畫麻繩一條,由竹籮延伸至左邊,在繩上添上麻雀一隻。據父親口述,他這隻麻雀是故意抄了高劍父師公玉蜀黍那一張畫裡的麻雀的,亦表示這是給老師的答案。

高劍父看後高興激賞非常,但見他有很多話想說,但一時堵在喉中說不出來,只好不停地用拐杖敲錘地下咯咯作響。好不容易過了一會,舒一口氣,他才對先父及同學們說了一句讚嘆的話:「好畫好畫,真係難為你了!」

自此,高劍父師公與先父私下更多論畫,對人說:「司徒學有根底,他日必自成家派。」

從以上先父在春睡畫院上課一事,可見嶺南派、春睡師生們研討的學術氣氛非常濃厚,春睡畫院注重寫生的教學方法,與時下學國畫、尤其學習嶺南派者不同,時下嶺南派新一代寫畫人多不寫生,不思考,不創作,了無新意,陳陳相因。昔日嶺南派前輩的學習和創作精神是很值得借鏡的。

這四張先父作品,在抗戰時寄放在澳門一位朋友家。戰後失去了三張,現只剩下「踎在繩上」那一幀,左上邊有一條水漬痕,那是先父友人家中屋頂漏水造成的。

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 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