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合作畫的故事

澳門當年有一富商生日,宴請一班畫家。畫家們以當時沈仲強,鄧芬為首席(較長,聲望較高)主張寫張大合作畫(十尺)以作人情心意送給這位大戶主人翁。傍晚五六時左右,相約好在盧廉若花園之春草堂大廳寫合作畫。寫的是折枝賀壽花卉横幅。當時寫畫人很多,但每人都只是「塡空間」地去在畫紙下半部分畫,到了午夜鄧芬與沈仲強先行去後面房間休息和談話。吩咐後生輩要顧住構圖不要塡滿,並指定先父要包尾(合作畫包尾最難,要連接所有人的構想在一起)。到凌晨四時左右全部人都只是在加折枝花,已塡到幾乎全無空間,最後輪到一位經驗不足的畫家去寫,他一動筆塡了剩下來的唯一空間,所有花卉的分佈無主賓輕重,散沙一盤,大家都面對面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收拾。只好敲房門請兩位前輩出來提供意見或修改。鄧沈兩人出來,走近畫案一看,大搖頭並失望地說了句「無啦,唔好畫啦,返屋企瞓啦」。大家聽罷互相眼望眼十分沒趣,白白忙了一個晚上一無所獲,明晩這個秀才人情做不成了,尤其那位最後「闖禍」的那個年青畫人,更面紅耳赤,抱歉聲聲。先父因尚未畫,便走過去打圓場對大家說「等我來試試能不能救返」沈鄧二人一邊抽煙一邊說:唔好浪費時間啦,「返屋企瞓啦」但因先父堅持要嘗試挽救。他兩人只好又走回後房休息等候,先父看見這張大紙下半部分一排排己寫滿花卉,只有上端空位無人寫,他拿起硬毫大筆首先在紙上端畫幾條用竹篾包繞整棵白桃花,(因沒有人寫白色花),他並用撞水撞粉法寫出白桃花的茂盛。稍後天已微亮,沈鄧二人休息一會後走出來一看大為驚喜,本來此畫已不能挽回,但現在在畫上端加一整枝用竹篾包紮的白桃花,令整幅畫即有了主體聚散而且這棵白桃花又將畫面提高伸展至畫面上方構圖有起死回生的作用。鄧芬大讚先父聰明肯嘗試。沈仲強即時轉頭看著鄧芬說:「所以我話高劍父咁多弟子之中我至睇重一個姓司徒嘅,人地治藝態度係唔同嘅!」那時天已亮,鄧沈二人著先父拿畫回家完成,然後畫家們散隊各自歸家睡覺。後來據先父憶述因為桃花太多原故,先父回家一直畫至中午前才完成去睡。

這張大合作畫(横幅)我相信尚在澳門。先父曾親述每一個合作畫人的名字,及其所畫花卉題材及先後繪畫次序,惜當年沒有詳細紀錄。現已無法記回,希望有日能在濠江親眼觀賞這畫則乃鍾於願已足了。

司徒乃鍾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華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