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在舊書店裡的故事

司徒奇在舊書店裡的故事
凡藝術家必對文物、書籍、歷史、文學、詩詞、音樂等有濃厚的興趣,所以古董店、美術館、古蹟、書店多都有他
們的足跡,尤其是舊書店因為價錢平及可以找到藝術家喜愛的過往的舊知識。
澳門張源先生的舊書店在 (草堆街) 就是先父及一班好友經常到的地方。張源先生,因為有大近視,所以眼鏡片特
厚,驟眼看他圓圓的臉上架著一副有無數圈圈的眼鏡,眼睛是幾乎看不到的。他個子矮小,有一個又肥又飽滿的啤
酒肚,嘴唇厚厚,夏天時他經常是文化衫或白背心底衫一件、短褲、涼鞋。他經常叫先父做「阿伯」(阿白)。
大約在五十年代一天傍晚,時近春節,非常非常寒冷,那天是澳門當年破紀錄的底溫日子,天色一早昏黑陰寒好像
就快颳風。
那天傍晚,先父又慣性來到張源的店子找舊書,只見張源開了個暖爐,關了門,只有幾個人在看書,先父當時站在
那裝滿藝術參考書的書架前徘徊。不久一個青年人 (十六七歲) 走進來,先父微微轉頭望他一望,但見這位青年專
心地在看畫集,但在當日大寒冷的天氣,他只穿白恤衫單衣,先父當時默想:「穿那麼少衣服?」
稍後,先父買了個舊字貼走到櫃面付賬與張源的時候,那個衣衫單薄的青年在父親身邊擦身而過推門走了。先父搖
搖頭問四眼源說:「時下青年,都不知父母恩,穿這麼少的衣服,病了又是苦了父母啊!」
張源先生嘆了一聲對先父說:「司徒老師,您有所不知了,這個青年很可憐,他半年之內全家祖父母,父母家人都
各自得病死光,全家只剩下他與弟弟二人,相依為命,吃都有問題,衣服全典當光了。」先父聽後立即叫張源穿回
外衣,叫道:「您快快同我追他回來我有事情要問他,我替您看著店舖,快快!」張源得令,立即急急著回木屐外
衣,飛快走了出去直追那位衣衫單薄的青年。
不一會,張源不負所托,帶同那位青年回來,先父首先好言相慰,並鼓勵他振作,圖強,然後對他說:「剛才我看
你在店中看畫冊十分投入,想你一定對畫有興趣,你是否想做一個畫家學一技之長,那麼我免費收你為徒,我提供
你兩兄弟住宿在我家安心學畫好了。」青年感謝不已。那青年名字叫李榮中。當晚先父同他與他弟弟先去故衣店買
了冬天的厚衣服及棉被毛巾牙刷等東西,先帶他們去吃一頓晚餐然後一起回家,從此在亞豐素街十七號地下我家中
又多了兩個一同食住的哥哥們,好不熱鬧。先父稍後亦安頓了他們的工作,無私地,無償地將畫藝教授他們,只希
望他們能有日成長自立。其後李榮中師兄兩兄弟過了香港發展,音訊不聞多年後突然有一天,先父收到一封很長的
李榮中親筆來信,信中對先父先母再造之德感激不已,並說他在香港真光中學任圖畫教師,弟弟亦有一個好職業,
兩人並且成了家。多年來每每談及他們,先父母對他們兩個成材成家十分安慰。先父母德行確實是做到了幼吾幼與
及人之幼。
聽先父說他在香港也曾見過李榮中師兄一面,四十年光陰如流水,先父母亦先後逝世,李榮中兩兄弟二十多年前因
我們移民加國與我家失去了聯絡,不知在哪裡?乃鍾忽發奇想李兄能趕及來看先父在市政廳遺作展嗎?
註:張源書店後遷褔隆新街,世界迎賓館側。張源先生新婚時,先父曾寫有紅棉一幀賀他。張源先生曾長年掛在書
店中。現在張先生與先父俱作古了,那副舊書店內的紅棉卻見證了先父與李榮中兄之師生緣份!
司徒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 大眾報

凡藝術家必對文物、書籍、歷史、文學、詩詞、音樂等有濃厚的興趣,所以古董店、美術館、古蹟、書店多都有他們的足跡,尤其是舊書店因為價錢平及可以找到藝術家喜愛的過往的舊知識。

澳門張源先生的舊書店在 (草堆街) 就是先父及一班好友經常到的地方。張源先生,因為有大近視,所以眼鏡片特厚,驟眼看他圓圓的臉上架著一副有無數圈圈的眼鏡,眼睛是幾乎看不到的。他個子矮小,有一個又肥又飽滿的啤酒肚,嘴唇厚厚,夏天時他經常是文化衫或白背心底衫一件、短褲、涼鞋。他經常叫先父做「阿伯」(阿白)。

大約在五十年代一天傍晚,時近春節,非常非常寒冷,那天是澳門當年破紀錄的底溫日子,天色一早昏黑陰寒好像就快颳風。

那天傍晚,先父又慣性來到張源的店子找舊書,只見張源開了個暖爐,關了門,只有幾個人在看書,先父當時站在那裝滿藝術參考書的書架前徘徊。不久一個青年人 (十六七歲) 走進來,先父微微轉頭望他一望,但見這位青年專心地在看畫集,但在當日大寒冷的天氣,他只穿白恤衫單衣,先父當時默想:「穿那麼少衣服?」

稍後,先父買了個舊字貼走到櫃面付賬與張源的時候,那個衣衫單薄的青年在父親身邊擦身而過推門走了。先父搖搖頭問四眼源說:「時下青年,都不知父母恩,穿這麼少的衣服,病了又是苦了父母啊!」

張源先生嘆了一聲對先父說:「司徒老師,您有所不知了,這個青年很可憐,他半年之內全家祖父母,父母家人都各自得病死光,全家只剩下他與弟弟二人,相依為命,吃都有問題,衣服全典當光了。」先父聽後立即叫張源穿回外衣,叫道:「您快快同我追他回來我有事情要問他,我替您看著店舖,快快!」張源得令,立即急急著回木屐外衣,飛快走了出去直追那位衣衫單薄的青年。

不一會,張源不負所托,帶同那位青年回來,先父首先好言相慰,並鼓勵他振作,圖強,然後對他說:「剛才我看你在店中看畫冊十分投入,想你一定對畫有興趣,你是否想做一個畫家學一技之長,那麼我免費收你為徒,我提供你兩兄弟住宿在我家安心學畫好了。」青年感謝不已。那青年名字叫李榮中。當晚先父同他與他弟弟先去故衣店買了冬天的厚衣服及棉被毛巾牙刷等東西,先帶他們去吃一頓晚餐然後一起回家,從此在亞豐素街十七號地下我家中又多了兩個一同食住的哥哥們,好不熱鬧。先父稍後亦安頓了他們的工作,無私地,無償地將畫藝教授他們,只希望他們能有日成長自立。其後李榮中師兄兩兄弟過了香港發展,音訊不聞多年後突然有一天,先父收到一封很長的李榮中親筆來信,信中對先父先母再造之德感激不已,並說他在香港真光中學任圖畫教師,弟弟亦有一個好職業,兩人並且成了家。多年來每每談及他們,先父母對他們兩個成材成家十分安慰。先父母德行確實是做到了幼吾幼與及人之幼。

聽先父說他在香港也曾見過李榮中師兄一面,四十年光陰如流水,先父母亦先後逝世,李榮中兩兄弟二十多年前因我們移民加國與我家失去了聯絡,不知在哪裡?乃鍾忽發奇想李兄能趕及來看先父在市政廳遺作展嗎?

註:張源書店後遷褔隆新街,世界迎賓館側。張源先生新婚時,先父曾寫有紅棉一幀賀他。張源先生曾長年掛在書店中。現在張先生與先父俱作古了,那副舊書店內的紅棉卻見證了先父與李榮中兄之師生緣份!

司徒乃鍾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 大眾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