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堂名及其由來 (上)

司徒奇的堂名:意艁畫室,春雷畫室,東皋草堂,蒼城畫院,「英華樓」與「紅棉館」。

春雷畫室

先父早年在廣州,畫室堂名叫「春雷畫室」。但他一向很少提及,大約三十年前青年時曾用此堂名。有一年,那時我尚是中學生在香港九龍白揚街先父畫室,剛好大書法家黎心齋世伯到訪,(黎世伯之父親與先祖父是前清己酉科拔貢,所以我們是年世好,先父是畫家,他是書法家,他大兒子是醫生,我長兄乃錚也是醫生,黎世伯的次子是牙醫。當年我們一同畫西畫的,所以我們是年世好,先父六十六多年前在廣州舉行的「文明結婚」婚禮由丁衍庸先生主持,黎心齋世伯是觀禮嘉賓之一)。我因為渴望有自己堂名,於是請求他為我改一個堂名。他當時立即為我寫了「春雷畫室」給我。黎世伯說你父親早年有這堂名在廣州你用這個吧,年青人用猛一點的字眼做堂名也好,當時父親在旁也點頭表示同意。三十多年後先父逝世後我個人推斷這個「春雷畫室」有一點「春睡」的影子,就像楊善深老師的「春風草堂」一樣,大扺這是當年嶺南派諸子提倡新國畫運動和口號的影響吧!

意艁畫室

這個堂名也是先父早期的,聽說是他畫西畫時開始用。後來羅叔重先生在澳門為他刻有此畫室圖章及用隸書寫了横額。

東皋草堂

這是先祖父司徒枚 (東皋先生) 的書齋名,先祖父是詩人,前清己酉科中二拔貢,(因為辛亥革命成功,他歸隱開平著書) 先祖父仰慕袁枚,及對蘇東坡景仰,所以改名為枚,別號東皋先生 (皋者一坡也) 他寫得一手非常好的蘇體字,後因辛亥革命成功,他不仕二朝,遂歸隱田園,埋頭詩詞文學著述,是一個標準的儒學者。但惜生逢亂世,在家鄉土改三反五反時,燒掉他的親筆抄寫的著作,據說有些手抄線裝詩本,被那些目不識丁的街市小販用作包欖角豆鼓之用,牛吃牡丹令人不勝感嘆!

先父晚年對我說:「你阿爺一生學問,人品高潔,生在戰亂轉朝換代之世,學非所用,志不能伸,。又沒有甚麼事跡留在世上,只有東皋詩抄遺世,他在家鄉青少年讀書的書齋又已毁了,我決定回鄉在開平三埠『翔龍洲』蓋墅名東皋草堂以紀念你阿爺,令他能留一個名在世上」。之後他請好友陳荊鴻老師為他題了東皋草堂横額。他晚年得一漢白玉印遂請唐積聖先生刻了「東皋孺子」一印以紀念阿爺。

先父為了想見祖父的名能留下來,他曾對我說「我們兩父子俱為畫家,我們要多用祖父的詩句作畫」題材,他六十年代的代表作:「富貴猶如翰墨香」,就是父題水墨牡丹畫之句。

蒼城畫院

開平市舊稱開平縣,縣府是設在蒼城現今是三埠,自清朝康熙年間,已有官方糧倉設,有舊城垣,有護城河。民國後,城中央那座康熙建築之古式古香的縣官府第,改為蒼城小學。那時先父被委為校長。他經常寫信與朋友署名為「蒼城司徒奇」,書畫界朋友們不知道有蒼城此小地方,遂誤以為是他的外號,遂都回信時上款「蒼城先生大鑒──」以後抗戰時,在廣州碰到馮康侯先生,先父想改一外號,馮康侯先生問他「你家鄉有甚麼古蹟?」先父答以有一地方有舊城門,上有石匾蒼城二字不知書者何人及何年代。馮康侯說:「就用這個,好到極!」先父遂號蒼城。及至一九六一年先父帶領一班澳門弟子過香港在聖約翰禮拜堂舉行「司徒奇門弟子畫展」及稍後又在同一地點舉行「司徒奇畫展」。當時各學生成績裴然,轟動一時,求禮拜師者很多,遂在香港租用窩打老道,僑光大廈六樓授課,名為蒼城畫院。當年澳門陳祖先生與台灣國畫大師黃君璧先生是親家,陳祖先生與黃君璧先生都是書法家、「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大師的好友,先父托他們請于老寫「蒼城畫院」四字,這個畫院横額後來先父晚年時授與我,希望我能繼承他,所以到現在我的授課畫室是用蒼城畫院以作紀念及對先父養育的尊敬。

司徒乃鍾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 華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