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南京博物院院長徐湖平

嶺南奇葩入金陵
“嶺南畫派”是中國近代美術史上一大流派,雖然冠名“嶺南” ,點示出處,實則服膺私淑者遍及神州,光耀海內外
,與北方“京派”、江浙“海派”,鼎足而立,已是藝壇共識定論。
究其源流,追溯清代道光年間,李秉綬﹝芸甫﹞到廣東為官,禮聘兩位江蘇畫家宋光寶 (藕堂),孟覲乙 (麗堂)
到粵教授花鳥畫。宋、孟二人與李秉綬同為“嘉道十六畫友”,以“沒骨法”繪花鳥馳名,傳薪粵人居巢 (梅生)、居
廉 (古泉) 兄弟。旋由居氏兄弟在家鄉設館授徒,發揚光大。居廉在隔山設立“嘯月琴館”,自號隔山老人,廣納學
生遍及兩廣褔建等地。眾多門人之中,有兩位傑出者:高劍父與陳樹人。
清末民初,高劍父及其弟高奇峰、陳樹人赴東瀛深造西畫之術。學成回國,有感當時中國畫壇暮氣沉沉,畫人都以
臨摹清代“四王”之畫為時尚,了無新意,因而提倡“新國畫”,主張藝術革命,以“折衷中外,融匯古今”為創作理念
,師大自然,重視寫生。世稱“二高一陳”為嶺南畫派之創始者。“嶺南畫派”第二代眾多弟子之中,以趙少昂、司徒
奇、關山月、黎雄才、楊善深最為傑出。其中司徒奇的西畫根底最為深厚,一九二八年曾以《藝人之妻》油畫一幀
,獲得全國美術展覽會第一名首選,成立烈風美術學校。高劍父曾囑黎雄才向司徒奇學習素描,可見師門倚重之一
斑。
司徒乃鍾是蒼城司徒奇大師第四子,幼承庭訓,並得以親近藝壇諸賢,得天獨厚。青年時負笈加國游學,擷取中西
之長。讀書不懈,溫彬君子之風。治藝勾勒沿傳統之法,設色渲染擷西洋之長。老樹枯藤去村野之俗,玫瑰紅棉各
盡嫵媚英拔之姿。芭蕉庭院,入盈尺之幅,百丈珊瑚,顯扛鼎之勢。老竹孫筍收精微之妙,孔雀開屏極富麗堂皇。
鬥奇爭艷,為花傳神。港九傳藝,弟子盈門。藝展南北,美譽馳揚。故而嶺南畫派大師歐豪年教授推許其“發揚潜
德,光大宗風,一泓清流,洵為難得”,誠哉斯言。
觀其近作《嶺南春風紅艷圖》巨構,再讀《司徒乃鍾花鳥畫解讀》鴻文,更顯司徒乃鍾繪事,承紹嶺南,別有新創
。構圖自有天地,落筆不同凡響,可謂臻於能事。
此次乃鍾君舉其近作,會友展藝,琳瑯滿目,直教南粵奇葩登石城,六朝粉黛乏顔色。謹就所知,樂為之序。
南京博物院院長   徐湖平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

“嶺南畫派”是中國近代美術史上一大流派,雖然冠名“嶺南” ,點示出處,實則服膺私淑者遍及神州,光耀海內外,與北方“京派”、江浙“海派”,鼎足而立,已是藝壇共識定論。

究其源流,追溯清代道光年間,李秉綬﹝芸甫﹞到廣東為官,禮聘兩位江蘇畫家宋光寶 (藕堂),孟覲乙 (麗堂) 到粵教授花鳥畫。宋、孟二人與李秉綬同為“嘉道十六畫友”,以“沒骨法”繪花鳥馳名,傳薪粵人居巢 (梅生)、居廉 (古泉) 兄弟。旋由居氏兄弟在家鄉設館授徒,發揚光大。居廉在隔山設立“嘯月琴館”,自號隔山老人,廣納學生遍及兩廣褔建等地。眾多門人之中,有兩位傑出者:高劍父與陳樹人。

清末民初,高劍父及其弟高奇峰、陳樹人赴東瀛深造西畫之術。學成回國,有感當時中國畫壇暮氣沉沉,畫人都以臨摹清代“四王”之畫為時尚,了無新意,因而提倡“新國畫”,主張藝術革命,以“折衷中外,融匯古今”為創作理念,師大自然,重視寫生。世稱“二高一陳”為嶺南畫派之創始者。“嶺南畫派”第二代眾多弟子之中,以趙少昂、司徒奇、關山月、黎雄才、楊善深最為傑出。其中司徒奇的西畫根底最為深厚,一九二八年曾以《藝人之妻》油畫一幀,獲得全國美術展覽會第一名首選,成立烈風美術學校。高劍父曾囑黎雄才向司徒奇學習素描,可見師門倚重之一斑。

司徒乃鍾是蒼城司徒奇大師第四子,幼承庭訓,並得以親近藝壇諸賢,得天獨厚。青年時負笈加國游學,擷取中西之長。讀書不懈,溫彬君子之風。治藝勾勒沿傳統之法,設色渲染擷西洋之長。老樹枯藤去村野之俗,玫瑰紅棉各盡嫵媚英拔之姿。芭蕉庭院,入盈尺之幅,百丈珊瑚,顯扛鼎之勢。老竹孫筍收精微之妙,孔雀開屏極富麗堂皇。鬥奇爭艷,為花傳神。港九傳藝,弟子盈門。藝展南北,美譽馳揚。故而嶺南畫派大師歐豪年教授推許其“發揚潜德,光大宗風,一泓清流,洵為難得”,誠哉斯言。

觀其近作《嶺南春風紅艷圖》巨構,再讀《司徒乃鍾花鳥畫解讀》鴻文,更顯司徒乃鍾繪事,承紹嶺南,別有新創。構圖自有天地,落筆不同凡響,可謂臻於能事。

此次乃鍾君舉其近作,會友展藝,琳瑯滿目,直教南粵奇葩登石城,六朝粉黛乏顔色。謹就所知,樂為之序。

南京博物院院長   徐湖平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